苏祈

吃着粮就不想产粮了【趴
基德不足』
欧美圈各种博爱/哈德哈/快新/』
FF14努力升级中。喵女儿真美(=゚ω゚)ノ

【向哨AU】【德哈德/drarry】Prédestiner『贰』

※CP:Drarry

※哨兵向导AU,私设及bug多【。大纲跟着硬盘挂掉了。

※还是习惯写短篇_(:з」∠)_稍微长一点逻辑就死掉了。

※相当的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由于没有脑洞赶不出贺文。只撸了一发更新。TUT。少爷生日快乐!!!







德拉科站在镜子前,目不转睛的盯着里面的人。瘦长的身躯配上苍白的肤色,难免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从小时候起他就总是同龄人中偏瘦小的一个,即使再怎么努力改变,也无济于事。

觉醒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哨兵,就像他父亲一样。他曾接受过一些体能训练,从来都是表现优异。他甚至已经跟潘西约好了进入训练所后,只选择对方做搭档,谁都知道帕金森家族几乎都是优秀的向导。

但觉醒的时候他差点陷入了混乱。

父亲告诉他,马尔福家已经好几代没出现过向导了,他为他感到骄傲。

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好骄傲的。他希望自己是个哨兵,有强化过的五官,只要稍加一点自制力和药物辅助,大多不需要找向导。实际上两个哨兵的组合在塔内更加常见。

而向导,虽然精神强大但由于在任务中容易成为目标,往往会强制性搭配哨兵。当然邓布利多那个老疯子是个例外,但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成为例外不是吗?

 

吹干头发后,德拉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将其梳在脑后。

他额前的伤已经好了,多亏了斯内普教练自制的药,但还是隐约能看见浅白色的疤痕。与其把它露出来,不如放下前面的头发,他看起来还是像往常一样完美。

打理好自己以后,他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感谢上帝,虽然一直被布雷司嘲笑说发胶用多了会变秃,但他额头上的头发还是挺多的。

抬头看了一眼钟,差不多是早饭时间,他不紧不慢的离开房间,朝餐厅走去。

 

 

“嘿,德拉科,这里。”

德拉科刚走进餐厅大门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说真的,布雷司,坐那么偏的角落我都差点没看到你。”

“亲爱的德拉科,”布雷司翻了个白眼,护住自己盘子里的食物,“自己去拿吃的,别来抢我的,你的礼仪呢?!还有,我以为你更偏爱安静的地方。”

“别那么小气,我刚才走那儿已经没有香肠了。还有,别随便揣测我的爱好。”德拉科挑了挑眉,眼神示意对方把手边的食物给他留下。

他拿了一碗麦片和一块面包,准备端回位置上的时候,正好看到潘西走进来。

“早上好,德拉科。”黑发的女孩儿走上前,小心的避开他手上的东西,送上一个热情的拥抱。

他领着潘西一同回到那个偏僻的角落。

自从觉醒之后,他怀着遗憾的心情告诉同为向导的女孩儿,但没想到对方居然比之前更加热情了。也许是同类之间的惺惺相惜,谁知道呢,女孩儿的心思……

“所以,你们的训练还顺利吗?”

“别提了,”布雷司抢在他前面回答,“跟德拉科一起简直是灾难。”

他狠狠的给了同伴一个相当完美的白眼:“也许我们之间你才是那个灾难体质……”

“拜托,又不是我路痴发作跑到禁林。”黑人男孩丝毫不把他威胁的眼神当回事,淡定的耸了耸肩,“我花了好大的功夫去对付斯内普教练,搞得好像我想让你受伤一样……”

“当然了,还记得哨兵最重要的一条守则吗,”潘西瞪了布雷司一眼,“无论什么情况,必须保护你的向导。”

德拉科不漏痕迹的皱了一下眉,他不喜欢被当做需要保护的弱势群体。

“我更倾向于把这个叫做本能。当向导陷入危险的时候,我们会容易进入狂暴。就像动物一样。”布雷司对自己的比喻嗤笑了一声。

“不过,我们没有连结。说实话,我很吃惊我们能坚持那么久。”

他伸出手指轻声敲打着桌面,无声的表示赞同。

“请问是马尔福先生吗?”

“我是。”

“邓布利多阁下请您半个小时后到塔内最高层的办公室找他。”

“好的,我知道了。”

传话的人一走开,潘西就忍不住担心地抓住他的手。

“出什么事了吗?”

德拉科安慰的捏了捏女孩儿的手:“放心,我什么时候惹过事?”

“也许只是谈谈心?怕你因为上次事留下心理阴影……”

“闭嘴吧布雷司。”

 

德拉科光明正大的翘掉了半天的训练,一个人朝中心塔走去。他在这里生活了十五年,去塔内的次数屈指可数。

塔是一座大约三十层高的白色建筑,拥有最先进的防御系统,对进出的人员有严格的限制。父亲就在塔内工作,不过他从没去过父亲工作的地方,甚至连在第几层都不知道。。

他经过检查,独自走进电梯。

电梯另一面是采用的单面玻璃,能清楚的看见外面的风景。

塔的一侧被四个训练所均匀划分,他正对着的是格兰芬多,左边是斯莱特林,右边是赫奇帕奇,而最右边则是拉文克劳。只有在综合训练的时间能遇到其他训练所的人。

不容他多想,二十八层已经到了。没错这已经是顶层,再往上已经封闭了很多年了,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什么原因。

德拉科直接走到最里面的门前,轻叩了三声。

“请进。”

推开门,里面的东西很少,只有一个简单的办公桌一排整洁的书架和一套沙发。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向他招手。

“你很准时,小马尔福先生。随意坐,需要一杯红茶吗?”

“谢谢,邓布利多阁下。”

他拿不准老人到底打什么主意,因此打算沉默应付,只是安静的捧着一杯温热的茶水。但眼看老人也不打算开口的样子,气氛慢慢有点尴尬起来,德拉科轻咳一声正准备提问。

“不介意我直接叫你名字吧?”得到他的一个点头之后,老人才慢慢的开始,“噢你要明白人老了之后很难和年轻人交流了,我想直呼名字会让你感到轻松一些,德拉科……”

“阁下,我不紧张。”

“当然,当然了我的孩子。那让我们省去那些客套话,直接进入正题。你肯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要找你来是吗?”

德拉科点了点头,尽量做出平静的样子。他面对的是塔的实质领导人,也是公认的最强向导,任何小动作都会暴露他的真实情绪。

“你是个非典型的向导。当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我看过你的资料,在训练方面相当的优秀。或许现在大众有一种误解,以为向导都是弱不禁风的存在,但我很高兴你没有受这种谬论的影响。”

他心里认同的轻哼一声,稍稍坐直,认真的听着老人说话。

“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一点,现在你需要一些的协助。西弗勒斯告诉了我关于你和你现在的搭档。也许你需要考虑换一个人选。”

“我一个人也没问题。”

“现在不行。一个能和你结合的哨兵,在初期会给你很大的帮助。”

“您也有过这样一个人吗?”

很少有人知道这位领导人的过去,德拉科只听说他是没有连结哨兵的。

邓布利多的目光看向桌子上的相框,眼底闪过一丝忧伤。

“是的,曾经有。”

 

重新走进电梯,外面还是一样的景色。德拉科沉浸在和邓布利多的对话中,随意的瞄了一眼正在上课的格兰芬多的预备训练兵的方向。

连结并不容易,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他宁愿一辈子做一个独立的向导。

 

“我的老天啊累死了……”布雷司冲进来躺在椅子上,“德拉科,谈话怎么样?”

“好的很。你来我房间干嘛。”他朝瘫着一动不动的人踹了一脚。

“嘿别闹了,是潘西的主意,来看看你有没有事。她等下会带午饭来。”

德拉科一边翻了个白眼,一边倒了杯水递给布雷司。

“啊谢谢,”一口喝完后,布雷司才继续问道,“那么,你们谈了些什么?”

“关于我太过优秀而我的同伴显得差强人意……”

“所以你要抛弃我了吗?”

布雷司浮夸的捂住胸口,做出一个伤心的表情。

“也许。不过,等你先找到新搭档。”他忍住再翻个白眼的欲望,露出一个习惯性的假笑。

“那没问题。咦……”黑人男孩突然惊奇的坐起身,“德拉科你什么时候养的小狮子?”

“什么……我没养……”

一只金毛的幼狮蹲在门边,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祖母绿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德拉科突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了。小家伙看到德拉科注意到了它,高兴的叫了一声,跑过来蹭他的裤脚。

“……它不会咬人吧……”

“布雷司,你是白痴吗?!这是一只精神动物……”

“我知道!但是你那只就会咬人!”

“斯科皮只咬笨蛋。”

他刚说完,一只纯白的雪貂突然冒了出来,对着布雷司威胁的挥了挥爪子,然后优雅的跳到德拉科膝盖上俯视着另一只动物。

“它是只雪貂,为什么要叫蝎子。呃……”

“…………”

啪的一声,斯科皮毛茸茸的白色大尾巴打在了小狮子脸上,不屑的扬起尖尖的小脸。而德拉科和布雷司无言的瞪着这个嚣张的小东西。它没有理会他们,直接跳到了金色幼狮的背上趴着,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了舔爪子。

“哇哦……”布雷司像是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还真是像它的主人。”

他发现小狮子只是小小的嗷呜了一声,便任由斯科皮站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全程表现的就像……

“就像一只温顺的大猫。”

布雷司饶有兴趣的观察了两只动物的相处方式,问道:

“你认识它的主人吗?”

德拉科愣了一会儿,脑海里出现一个黑发少年的模样,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带着好奇的神色,紧紧地望着他。

“……我想,是的。”




-TBC-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手动再见_(:з」∠)_

评论(1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