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祈

吃着粮就不想产粮了【趴
基德不足』
欧美圈各种博爱/哈德哈/快新/』
FF14努力升级中。喵女儿真美(=゚ω゚)ノ

【向哨AU】【德哈德/drarry】Prédestiner『贰』

※CP:Drarry

※哨兵向导AU,私设及bug多【。大纲跟着硬盘挂掉了。

※还是习惯写短篇_(:з」∠)_稍微长一点逻辑就死掉了。

※相当的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由于没有脑洞赶不出贺文。只撸了一发更新。TUT。少爷生日快乐!!!







德拉科站在镜子前,目不转睛的盯着里面的人。瘦长的身躯配上苍白的肤色,难免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从小时候起他就总是同龄人中偏瘦小的一个,即使再怎么努力改变,也无济于事。

觉醒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哨兵,就像他父亲一样。他曾接受过一些体能训练,从来都是表现优异。他甚至已经跟潘西约好了进入训练所后,只选择对方做搭档,谁都知道帕金森家族几乎都是优秀的向导。

但觉醒的时候他差点陷入了混乱。

父亲告诉他,马尔福家已经好几代没出现过向导了,他为他感到骄傲。

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好骄傲的。他希望自己是个哨兵,有强化过的五官,只要稍加一点自制力和药物辅助,大多不需要找向导。实际上两个哨兵的组合在塔内更加常见。

而向导,虽然精神强大但由于在任务中容易成为目标,往往会强制性搭配哨兵。当然邓布利多那个老疯子是个例外,但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成为例外不是吗?

 

吹干头发后,德拉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将其梳在脑后。

他额前的伤已经好了,多亏了斯内普教练自制的药,但还是隐约能看见浅白色的疤痕。与其把它露出来,不如放下前面的头发,他看起来还是像往常一样完美。

打理好自己以后,他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感谢上帝,虽然一直被布雷司嘲笑说发胶用多了会变秃,但他额头上的头发还是挺多的。

抬头看了一眼钟,差不多是早饭时间,他不紧不慢的离开房间,朝餐厅走去。

 

 

“嘿,德拉科,这里。”

德拉科刚走进餐厅大门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说真的,布雷司,坐那么偏的角落我都差点没看到你。”

“亲爱的德拉科,”布雷司翻了个白眼,护住自己盘子里的食物,“自己去拿吃的,别来抢我的,你的礼仪呢?!还有,我以为你更偏爱安静的地方。”

“别那么小气,我刚才走那儿已经没有香肠了。还有,别随便揣测我的爱好。”德拉科挑了挑眉,眼神示意对方把手边的食物给他留下。

他拿了一碗麦片和一块面包,准备端回位置上的时候,正好看到潘西走进来。

“早上好,德拉科。”黑发的女孩儿走上前,小心的避开他手上的东西,送上一个热情的拥抱。

他领着潘西一同回到那个偏僻的角落。

自从觉醒之后,他怀着遗憾的心情告诉同为向导的女孩儿,但没想到对方居然比之前更加热情了。也许是同类之间的惺惺相惜,谁知道呢,女孩儿的心思……

“所以,你们的训练还顺利吗?”

“别提了,”布雷司抢在他前面回答,“跟德拉科一起简直是灾难。”

他狠狠的给了同伴一个相当完美的白眼:“也许我们之间你才是那个灾难体质……”

“拜托,又不是我路痴发作跑到禁林。”黑人男孩丝毫不把他威胁的眼神当回事,淡定的耸了耸肩,“我花了好大的功夫去对付斯内普教练,搞得好像我想让你受伤一样……”

“当然了,还记得哨兵最重要的一条守则吗,”潘西瞪了布雷司一眼,“无论什么情况,必须保护你的向导。”

德拉科不漏痕迹的皱了一下眉,他不喜欢被当做需要保护的弱势群体。

“我更倾向于把这个叫做本能。当向导陷入危险的时候,我们会容易进入狂暴。就像动物一样。”布雷司对自己的比喻嗤笑了一声。

“不过,我们没有连结。说实话,我很吃惊我们能坚持那么久。”

他伸出手指轻声敲打着桌面,无声的表示赞同。

“请问是马尔福先生吗?”

“我是。”

“邓布利多阁下请您半个小时后到塔内最高层的办公室找他。”

“好的,我知道了。”

传话的人一走开,潘西就忍不住担心地抓住他的手。

“出什么事了吗?”

德拉科安慰的捏了捏女孩儿的手:“放心,我什么时候惹过事?”

“也许只是谈谈心?怕你因为上次事留下心理阴影……”

“闭嘴吧布雷司。”

 

德拉科光明正大的翘掉了半天的训练,一个人朝中心塔走去。他在这里生活了十五年,去塔内的次数屈指可数。

塔是一座大约三十层高的白色建筑,拥有最先进的防御系统,对进出的人员有严格的限制。父亲就在塔内工作,不过他从没去过父亲工作的地方,甚至连在第几层都不知道。。

他经过检查,独自走进电梯。

电梯另一面是采用的单面玻璃,能清楚的看见外面的风景。

塔的一侧被四个训练所均匀划分,他正对着的是格兰芬多,左边是斯莱特林,右边是赫奇帕奇,而最右边则是拉文克劳。只有在综合训练的时间能遇到其他训练所的人。

不容他多想,二十八层已经到了。没错这已经是顶层,再往上已经封闭了很多年了,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什么原因。

德拉科直接走到最里面的门前,轻叩了三声。

“请进。”

推开门,里面的东西很少,只有一个简单的办公桌一排整洁的书架和一套沙发。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向他招手。

“你很准时,小马尔福先生。随意坐,需要一杯红茶吗?”

“谢谢,邓布利多阁下。”

他拿不准老人到底打什么主意,因此打算沉默应付,只是安静的捧着一杯温热的茶水。但眼看老人也不打算开口的样子,气氛慢慢有点尴尬起来,德拉科轻咳一声正准备提问。

“不介意我直接叫你名字吧?”得到他的一个点头之后,老人才慢慢的开始,“噢你要明白人老了之后很难和年轻人交流了,我想直呼名字会让你感到轻松一些,德拉科……”

“阁下,我不紧张。”

“当然,当然了我的孩子。那让我们省去那些客套话,直接进入正题。你肯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要找你来是吗?”

德拉科点了点头,尽量做出平静的样子。他面对的是塔的实质领导人,也是公认的最强向导,任何小动作都会暴露他的真实情绪。

“你是个非典型的向导。当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我看过你的资料,在训练方面相当的优秀。或许现在大众有一种误解,以为向导都是弱不禁风的存在,但我很高兴你没有受这种谬论的影响。”

他心里认同的轻哼一声,稍稍坐直,认真的听着老人说话。

“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一点,现在你需要一些的协助。西弗勒斯告诉了我关于你和你现在的搭档。也许你需要考虑换一个人选。”

“我一个人也没问题。”

“现在不行。一个能和你结合的哨兵,在初期会给你很大的帮助。”

“您也有过这样一个人吗?”

很少有人知道这位领导人的过去,德拉科只听说他是没有连结哨兵的。

邓布利多的目光看向桌子上的相框,眼底闪过一丝忧伤。

“是的,曾经有。”

 

重新走进电梯,外面还是一样的景色。德拉科沉浸在和邓布利多的对话中,随意的瞄了一眼正在上课的格兰芬多的预备训练兵的方向。

连结并不容易,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他宁愿一辈子做一个独立的向导。

 

“我的老天啊累死了……”布雷司冲进来躺在椅子上,“德拉科,谈话怎么样?”

“好的很。你来我房间干嘛。”他朝瘫着一动不动的人踹了一脚。

“嘿别闹了,是潘西的主意,来看看你有没有事。她等下会带午饭来。”

德拉科一边翻了个白眼,一边倒了杯水递给布雷司。

“啊谢谢,”一口喝完后,布雷司才继续问道,“那么,你们谈了些什么?”

“关于我太过优秀而我的同伴显得差强人意……”

“所以你要抛弃我了吗?”

布雷司浮夸的捂住胸口,做出一个伤心的表情。

“也许。不过,等你先找到新搭档。”他忍住再翻个白眼的欲望,露出一个习惯性的假笑。

“那没问题。咦……”黑人男孩突然惊奇的坐起身,“德拉科你什么时候养的小狮子?”

“什么……我没养……”

一只金毛的幼狮蹲在门边,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祖母绿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德拉科突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了。小家伙看到德拉科注意到了它,高兴的叫了一声,跑过来蹭他的裤脚。

“……它不会咬人吧……”

“布雷司,你是白痴吗?!这是一只精神动物……”

“我知道!但是你那只就会咬人!”

“斯科皮只咬笨蛋。”

他刚说完,一只纯白的雪貂突然冒了出来,对着布雷司威胁的挥了挥爪子,然后优雅的跳到德拉科膝盖上俯视着另一只动物。

“它是只雪貂,为什么要叫蝎子。呃……”

“…………”

啪的一声,斯科皮毛茸茸的白色大尾巴打在了小狮子脸上,不屑的扬起尖尖的小脸。而德拉科和布雷司无言的瞪着这个嚣张的小东西。它没有理会他们,直接跳到了金色幼狮的背上趴着,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了舔爪子。

“哇哦……”布雷司像是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还真是像它的主人。”

他发现小狮子只是小小的嗷呜了一声,便任由斯科皮站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全程表现的就像……

“就像一只温顺的大猫。”

布雷司饶有兴趣的观察了两只动物的相处方式,问道:

“你认识它的主人吗?”

德拉科愣了一会儿,脑海里出现一个黑发少年的模样,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带着好奇的神色,紧紧地望着他。

“……我想,是的。”




-TBC-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手动再见_(:з」∠)_

【向哨AU】【德哈/drarry】Prédestiner

※CP:Drarry(Draco×Harry)

※哨兵向导AU,私设及bug多【。原本只是个脑洞但越写越奇怪。尽力捋顺。

※分级未定,暂清水。大概是个中篇。

※相当的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壹』

 

哈利从记事起就生活在姨妈家,或者说是这一家人的下人。他不记得父母的样子,他们在他一岁多就因为车祸去世了。

当碗橱外传来表哥达力油腻腻的大笑时,哈利正透过厚厚的镜片盯着一只蜘蛛发呆。明天就是他十五岁的生日,而姨妈显然是记得的,因为她为这事神经紧张了好几天,今天甚至把他一整天都关在碗橱内。这里对他来说已经太小了,哈利把自己缩成一团来避免过多的肢体活动。

反正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这样做了。哈利想着,她总是找得到各种理由惩罚他。

“砰砰砰”橱柜的门被大力的拍打着,“臭小子!出来把厨房打扫干净!”是姨夫的声音。

哈利小心翼翼的在矮小的空间里动了动僵硬的身体,然后推开了门。

他来到厨房看到的是一团乱糟糟的场景,而他那一身肥肉的表哥坐在中间吃着蛋糕。

“哦我的宝贝,”姨夫假惺惺的擦着不存在的眼泪,“哈利!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快来收拾!”

哈利强忍着怒火,走上前,但被达力突然伸出的脚绊了一下。他直直的扑向了地面。哈利觉得自己额头大概撞了个大包,眼镜也歪曲的挂在鼻子上,而身边人哈哈大笑的声音突然变的无比嘈杂和尖锐。他想大吼让他们闭嘴,却仿佛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

“……”

哈利感到一丝莫名的感情牵动着他的心。他不确定是否是幻听,鉴于他刚刚撞到了脑袋。然而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时,他抬头看了看还在傻笑的表哥和姨夫,他们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达力还在试图模仿哈利跌倒的样子,姨夫发出刺耳的笑声。

而此时,他已经顾不上其他,只听见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但却透出一丝绝望。

“哨兵……”

哈利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因为这个声音而如此难过。他直觉这是在呼喊他,而他需要找到这个声音的主人。他终于忍不住站起来,推开堵在厨房门口的姨夫,略过刚刚下楼的姨妈。他没有看到姨妈惊恐的表情。

“他还是……跟莉莉一样……小怪物……”

实际上他已经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他的世界只剩下那个越来越绝望的声音。

哈利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直到他回过神时,自己正精疲力竭的靠在树上,已经完全听不见那个声音。

他的眼镜早已不知所踪,但是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还能看清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陌生的环境让他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他穿过了森林,向后望去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片。想走回去已经不可能了,然而他并没有一点恐惧和慌张,只是努力回想着自己怎么在根本看不见路的夜晚穿过森林的,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好凭感觉继续往前走。

走出森林紧接着是一片安静的湖。

直到他靠近湖岸,看到一个瘦小的黑影倒在地上。他的心激烈的跳动,他仿佛能够确定这就是自己要找到人。

他迟疑了一秒,慢慢的走上前。这应该是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借着微弱的月光,哈利看清了那个男孩苍白的侧脸,还带着未干的血迹,铂金色的头发凌乱的遮住了紧闭的眼睛。

哈利可以确定他这个男孩是受到了攻击,他不知道行凶者是否还在周围,想了想决定把他拖到隐蔽一点的地方。

可当哈利伸手刚一碰到男孩的身体,突如其来的痛苦使他忍不住的倒在地上。他没有受到任何身体上的伤害,而痛苦来自于精神上,渐渐的他意识到这准确来说是来自这个男孩的影响。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尝试着"安抚"对方。哈利抓住铂金色男孩的双手,低声重复着:“已经没事了……”

直至感觉到痛苦在逐渐消失,哈利松了口气。

自从看到男孩的时候开始,他抑制在心底的情绪就不收控制的溢出。他拨开男孩前面的头发,丝绸一样柔顺的触感稍稍触动了他的心,但看到男孩额前那一道长长的刚刚结痂还呈鲜红色的伤痕,哈利瞪大了翡翠绿的双眼。

哈利感觉到自己站了起来,无形的黑暗挤压着他的意识。他如同溺水的人一样无力挣扎了一会儿便放弃了,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像是仅仅依靠本能在行动。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了一段模糊的对话。

“马尔福在那儿!”

“等等!先别过去……”

“……我的天呐,这里有一个暴走的哨兵,罗恩,快来帮忙!”

……

他站在姨妈家门口,哈利眨了眨眼睛,发生了什么?他记得自己倒在地上。他以为自己被赶了出来,但房子里并没有人,外面上也是空荡荡的。

哈利奔跑在熟悉的街道上,风吹疼了他的脸颊。这里没有人吼他,没有人命令他,相反他才是这个地方的主宰。他跑出了女贞路,来到一片森林面前。

奇怪,路的尽头原本应该是另一个街区。哈利毫不畏惧地踏了进去,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周围的一切突然像泡沫一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地方,不远处耸立着一座高大的塔。

“……我从没见过刚觉醒就因为暴走而陷入精神图景的哨兵,真是够蠢的家伙。”

哈利眨了眨眼睛,发现还刚才空无一人的地方突然冒出一个漂亮的男孩。说他漂亮,是因为哈利第一眼就被他灰眼睛和铂金色头发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以及合身的黑色西装也衬得他苍白的肌肤更让人挪不开眼。

“先生,”男孩翻了个白眼,“我假设你脑子还清醒,麻烦你赶紧醒过来别浪费时间。”

“……”哈利不知道怎么说,如果这是个梦那未免太真实了。

安静了几秒,对面金发男孩打破了尴尬的沉默:“你知道自己是谁吧?”

“哈利·波特,”他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你可以叫我哈利。”

“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

“波特先生,如果我们已经熟悉到互称教名,”德拉科不耐烦的嘲讽道,“那想必是我记错了。或者,我们并不熟。”

哈利不知道对方为何那么执著于称呼问题,但他喜欢德拉科的名字。

“如果没有问题,”他小声抗议表示自己现在一肚子问题,但被德拉科熟练的无视,“现在我们要从你的精神图景出去。”

“……我的什么?”

“精神图景,”德拉科顿了一下,露出一个讽刺的假笑,“你还真是个缺乏常识的哨兵。”

他是个哨兵?哈利迷茫的听着对方说一些陌生的名词。

“等你醒来,有人会为你解释。”

“所以……你还在等什么?”

哈利看着眼前的人,莫名的熟悉感在心头挥之不去。他喜欢这个地方,没有讨厌的亲戚,没有痛苦没有烦恼,虽然太过安静,但这不是问题。偷瞄了一眼依旧挂着完美假笑的德拉科,他依旧不记得在哪儿见过他,不过如果他再磨蹭,说不定会被对方继续数落。

再美的梦或者幻境终归要醒来的,哈利压下心中微小的郁闷。并且他还有很多问题要需要解答。

“波特,你……”

 

自己如果早清醒一秒,说不定就能叫住他了。哈利郁闷的躺在白色的病床上。

看环境应该是在医院或者医疗室,希望不是在市中心的医院。他听姨妈夸张的描述过那些医院特别是病房有多先进、多舒适,当然少不了与之匹配的昂贵价格。哈利环顾了四周,这的确比女贞路附近那一家好得多。他平时生病都是从药店随意买药,也亏没有生过大病,德思礼家是绝对不肯为他花那么多钱的。

比起自己会不会因为没钱被赶出去,哈利更在意刚才一睁眼就看见消失在门口的铂金色男孩。忍不住叹息,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醒来前模糊听见对方的问话,如果慢一秒大概就能听清了。见到德拉科离开的那么快,说不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哈利安慰着自己,但却无法不去在意。

很快门口就传来了大声的说话声,其中提到了哈利正在思考的名字。

“……他竟然丢下我们自己跑路!赫敏,我早说过不应该和马尔福一组!”

“哦,罗恩,我要告诉你多少次,马尔福他只是去找布雷斯了。”

“但是布雷斯不在树林那儿。他是个向导,连自己的哨兵都找不到……”

哈利听到正在争论的一男一女离他这儿越来越近,不由得盯着了虚掩的门。

“……马尔福是个优秀的向导,他只是没找到合适的哨兵搭档而已,这不代表……哦,上帝啊,”一个有着蓬松浓密的褐发的女孩推开门,看到已经醒来的哈利,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你醒了,哨兵。”

哈利礼貌的和两人打了声招呼,想掩饰自己的紧张,却没想到女孩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

“你不用紧张。我是赫敏·格兰杰,这是罗恩·韦斯莱,”赫敏一把扯过站在自己身后的罗恩,“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呃……你们好。”

三个人通过几天的交流迅速熟络起来,性格直率的两人和哈利很快变成了朋友。罗恩告诉他有关哨兵的一些事情,而赫敏,简直是个万事通。哈利向她请教了关于他们所处的地方——塔的一些情况,以及自己以后该怎么办。

“哈利,别担心,他们会妥善安排你的。”赫敏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勉强的笑了笑,觉醒了的哨兵向导必须受到塔的监控,这意味着他不能再回到德思礼家,当然他也不想回去了,只是一切发生的太快,让人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并且自从醒来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德拉科,虽然装作不经意的向赫敏他们询问了一次,但也得到多少有用的消息,只知道他应该是在和一个哨兵在进行特殊训练。

对于哈利偶尔莫名的消沉,赫敏作为一个向导并且还是一个女孩,很快的察觉到了什么,但她却出乎哈利意料的没有发表什么言论,只是对他递上理解的笑容。

哈利也算对于这里略知一二了,从觉醒之前只知道哨兵向导与常人不同,到现在已经切身体会了哨兵的五官强化带来的感觉。这很奇妙,他虽然视力被强化,但还是带着一副眼镜,只是习惯罢了。

修养了一周后,赫敏来告诉他,相关手续已经帮他办好,等出院就可以开始去学习有关哨兵向导的基础课程了。哈利不得不感谢这位聪明的向导好友,这帮了他不少忙。至于,罗恩私下还找哈利认真的谈了一次关于他们的关系,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谁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关系不一般,他才没有兴趣去插一脚。

而赫敏知道这件事之后,脸上浮上了一抹红色,看了一眼忍着笑意的哈利,不紧不慢的对他说:“哈利,你知道只要通过了基础课程就可以跟我们一起训练吧。”

“对,哈利你要加油。”罗恩适当的插了一句话,拆开一包零食。

“而且到时候,马尔福也会在那里。”

哈利看着笑得一脸了然的友人,不由得心里一紧。

然而罗恩停下吃东西的动作,茫然的问赫敏:“关马尔福什么事?”

“哦,这个嘛……他把哈利从精神图景中拉了出来,哈利一直想谢谢他。”赫敏对哈利眨了眨眼睛,装作若无其事的回答罗恩。

“……其实哈利你没有这个必要,”罗恩满不在乎的继续消灭带来的食物,“反正他不这么做,赫敏也会来帮你。”

哈利立刻点头表示知道了,并且迅速的岔开话题。他的确想亲口谢谢德拉科,另外他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他。

看着身旁的朋友,他突然开始期待在这里的生活了。

-TBC-

※哨兵向导设定简单科普:

哨兵:感官比普通人敏锐许多的人,可以说是军事上的一种武器,可以用于拆除炸弹之类的工作。哨兵住在一种叫做塔的建筑物中,并由塔管理,被白噪音(比如流水和风扇的声音)包围,白噪音是为了保护他们精密的感官而存在的。

向导:可以理解为和哨兵配对的一种人。向导拥有平复哨兵情绪的能力。有极少部分能力极强的向导可以用情感共鸣作为一种武器攻击其他向导或者哨兵。

【从百度上找的,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这个设定真的很萌啊~

※碎碎念:

_(:з」∠)_唉,写东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逻辑和表达有多弱。以及我怎么那么苏啊【挥手再见脸

纠结了好久才决定发出来_(:з」∠)_轻拍,欢迎提建议。

哨兵向导这个设定我一直很喜欢,也在补《The sentinel》。

可能会混有一些曾经看过的一些同人的设定。这里推荐福华同人文《维多利亚时期哨兵和向导的观察报告》 ,以及闪电侠哥谭同人《Escape from the star tower》。前者很经典也很出名大概很多姑娘看过,后者是因为最近迷上闪电侠而在随缘看到的,也是写的很棒。

乖巧的流浪猫(๑¯ω¯๑)但只在上次出学校看到过。

希望它一切安好